安安吉

【铁虫】well(中下)

我觉得我可以拖很久哈哈哈哈哈哈qwqqemmm
里面有虚拟的故事啦ww国庆玩疯万基更了orz果咩

第一篇在这http://timeblwebs.lofter.com/post/1dddad97_1128d2e4

第二篇在这w扔http://spiderfor.lofter.com/post/1d6dad81_11299538

第三emm这里http://spiderfor.lofter.com/post/1d6dad81_113623bc

这是第四emm










自从那天过去后,秋天来得很快

Peter很高兴麻省理工给这群天才安排了接近学期的旅行。这样可以让他逃避掉更多的问题。

目的地却是令他高兴不起来的华盛顿。除了初恋女友Lizzie以外,学习小组每个人几乎都对顶天的Washington纪念碑都有一层蒙蒙的阴影,包括本差点

“嘿,来吧兄弟。上去看看。”奇怪的是Ned催促着要坐上那要命的“天梯”。

“你什么时候对Washington总统那么敬爱了?”Peter搪塞着Ned,以嘲笑当Ned喜欢Gal Gadot的时候跑到了国会大厦观光。却反遭了Ned白眼的鄙视。

“那位总统一直都很值得敬爱,还有。离自由活动结束还有半个小时,”Peter感觉有只圆润得像火腿的胳膊隔着棉绒顶着自己的小腹,“嘿,你不想再次俯瞰下整个华盛顿吗?”然后火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Ned的脸凑了过来,小声的嚷嚷着,“而且不还有你吗?怕啥。”

然后被自个小组的成员带着祝福送上升降梯之后。Peter才体会回了当时失重的不舒服。

正午,阳光肆无忌惮的在纽约调皮的作乐。掌控太阳的阿波罗让火光倾斜的刺痛在华盛顿的各个角落,像蛋清中众星拱月的金黄一样灿烂的颜色照耀着整个华盛顿,一览无余的光彩。Peter嘴角不由自主的做出亲吻似的,发出一个“Wow”的鼻音,眼睛雪亮的看着落地窗外的世界。

“是吧,我说过上面超棒的!”Ned得意的拿鼻子对着自己目瞪口呆的损友。Peter意识到自己嘴巴的失态,咬着双唇悠悠的点点头,有点好笑。

“也许当你在外面时你就不会那么觉得啦。好啦哥们快下去了。”

“拜托老兄,我们才踏出电梯门不过30秒。”

“我有高原反应,我在这可一点都不舒服。”Peter想了想,“嘿,我可没有冒犯Washington总统的意思。”这句话可把Ned给逗乐了。

Ned是Peter从小拼着乐高一起长大的铁哥们。这也是为什么Peter瞒天过海却没瞒过自己这位哥们的原因。Peter从小是物理化学的天才,而Ned是数学程序的好手。Ned和自己一样,和自己的奶奶相依为命。父母却双双被抓入监狱。而Peter和Ned就是呆子遇见另一个呆子的幸运。

用自己的“火腿”推了推另一只“火腿。”说实话,Peter觉得这广阔让他不禁回想起在“青藏高原”似的地方腿动追逐敌人,这份感觉让他无力又无安全感。毕竟他不会飞。

“你已经两个月没联系Mr.Stark了。”Ned的一句重重的打在了Peter的心上。“发生了什么吗?Peter。”

“没什么,他只是太忙了。所以我才不会打搅他。”这理由仿佛是念给自己听的一样。

“从小到大你都没瞒过我过。”Ned肉嘟嘟的脸上涌现了淡淡的失望,更多的却是担忧。

“没有,兄弟。”

“如果是以前,不管那位先生多忙,你都会每天像报账的秘书小姐一样给他发短信。但最近你更像是离婚的妇女一样对前夫只字不提。Peter…”

“嘿!为什么不从那家伙自己身上找问题?偏偏指向我?”Peter显得有些气愤,而等他反应过来这句脱口而出的话明显的展露了整个“问题。”而Ned也是惊呆了——他从来没听过Peter对他一直崇拜的Ironman叫“那家伙。”

高挂天空中央的发光体,被路过的高积云盖住。原本灿烂的地表被黑暗席卷而过,人们还是依然有说有笑,街上依稀吵吵闹闹顶端。顶端的两个人却如此的安静,安静得仿佛空气间的分子运动都那么清晰。高积云还没有离开,仿佛要下雨的样子,阴云打暗了穿热裙的姑娘和Peter的五官,Ned很难想象现在Peter是怎样的表情。

熟悉的音色在运动的分子间飘散了几个淡淡的字母,Ned只能看到Peter的张开嘴唇和湿润的眼睛。分贝不高不低的回响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高积云渐渐散开。阳光又一次席卷大地。Peter却转身健步的走向电梯。留下还未回过神的Ned。

当电梯显示到楼下时,Ned才缓缓的回过神,背后直冒着这个季节本不存在的汗液。

“嗡——”

裤袋中的手机振动吓了他一跳。屏幕上显示着未加贮备的号码,但Ned深呼吸一口气后就接受了邀请。

“嘿……斯达克先生。”

当Ned回到旅馆时,Peter已经趴在了床上。身上还是今天穿的卫衣衬衫。他不敢出声只是愣愣的站在那,他不知道Peter有没有睡着,他也不敢问。他也第一次感觉到承受了那么大的秘密的压力。

这夜很长,两个人都没有睡着。但两个人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五个小时前。

当结束一天的工作量后,Tony打着放松的哈欠回到了自己停着十几辆法拉利的家。想着接下来可以找哪儿个美人共度今宵时,却又想起了自己遗忘已久的小蜘蛛。Happy度假的时候把联系Peter用的手机扔在了车里,钥匙却跟着人飞到了马来西亚。而刚从欧洲“度假”回来的Tony却心不耐烦的对着电话另一头的Happy扬言要砸车。

“嘿,Sir。你再砸这就是你第16次对Lincoln下手了。

“好的,谢谢你告诉我是哪儿辆车。”

“What…!?Sir!……嘟。”听到了余音,Happy仿佛又听见了一辆爱车的嚎叫,作为当事人前去修车的人他头疼的揉了揉他的太阳穴——也许被别人知道Tony Stark砸Lincoln的豪车去拿一部BLACK BERRY贵妇名媛会觉得性感风趣,而像他一样的正常人会觉得这家伙脑子有病。无奈只好在马来西亚的度假里算一算Sir的砸车方式和修车的费用的函数关系。

当Stark拿到爱车驾驶座侧旁的手机时,心里暗骂一声自己砸错了另一辆Lincoln,虽然他觉得这个车型他已经不喜欢了。又暗喜着可以看一下小家伙这两个月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Peter每天都至少会发给自己至少五份邮件,他觉得看这孩子的课余生活比那些脑残的开国文件好多了。但开机看着屏幕显示截至到今日却收获了仅仅3封邮件。

嘿,今天过得很愉快,谢谢先生! ——9月23日

这是吃过晚餐当天的。

去学校。 ——9月24日

剩下还有一封的是Happy关注的电台报道的邮件。

还没等Happy放下过温的手机,电话又显示是那个烦人的Boss。

“嘿,Sir,砸错车了吗?”

……

当Tony第五次确定好没有拿错手机时,牺牲了第二辆Rolls后,才开始确定着这只小蜘蛛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好事。手机拨向另一头New York的号码,但另一头接通后三秒后却不愿意和自己对话。啊,好小子,开始喜欢挂我电话了?还挂成习惯了?!Tony感觉额头的青筋有点发胀,如果是以前Stark肯定飞去那小兔崽子的家查看究竟,但三秒的时空里他听清了Peter干涩着喉咙读出来的音,“Sir?”

在Tony深思熟虑后还是放弃了去见他的想法。只能懊恼的对着电话发呆,却始终不见另一头的回电。很明显:这孩子不愿意见他。

超喜欢Max的这段话ww激励激励e

“精心付出的没什么可耻。”

【铁虫】Well(中上)

  (๑´ㅂ`๑)咋感觉越来越水了噗嗤w可能咱把铁虫两只写得父子向啦wemmmmm后面有自己拟的伏梗w有小虫父母向ww有私设有私设哟w放心这件事情不简单嘿嘿嘿w



上在这里嗷http://timeblwebs.lofter.com/post/1dddad97_1128d2e4

中在这http://spiderfor.lofter.com/post/1d6dad81_11299538



   当Peter完好无损的站在Tony面前时,歪歪木涩的脑袋对着的是只是对方衬着黑夜愈来愈黑的脸,知道自己可能惹事了。只好呆呆的对着那张炭黑的脸傻笑。
    “Hey…Sir?”   
    在Tony漏出不明所以的笑容,随后便被他粗暴的拎起,扔到跑车的后座。脑袋在门上磕着让Peter很是恼火,但还是冷静的知道自己闯祸了:当他把屁股调整好时,放在西服口袋中昂贵的ROLEX的银灰色经典的手表给弄坏了。
    好吧,这个有着钢铁屁股的小鬼,Tony的眉头无力的抗议着,尽力平息着自己过山车时心电图般的心情。但嘴角还是忍不住勾起来,还好小家伙没事。由Karen把身体从头到脚甚至连Peter五岁时的蛀牙都检查出来后,确保眼前的人没绑着隐形的定时炸弹才舒缓了一口气。
    “嘿!不用这样!”全身被X光投射的感觉不是很好,至少蜘蛛感应是那么觉得,“我是说,我没事!”
    Tony看着眼前像是被剥夺了糖果的孩子,好吧。他很生气。Tony已经察觉到了,但却被弄得一头雾水:孩子不是都喜欢大人的关爱吗?
至少童年里只有单调器械陪伴着的Tony是那么觉得,也许是从小缺少了父亲关心。让看到如同自己童年那般比同龄人眼里带着一份不让人容易察觉的孤单的Peter,即使是他朝夕相处已久的美丽姑姑也没发现那份孤独;而是Peter的做戏太棒了,他是个天生的演员,或许说;他太过善良。单调的童年里缺少了那两个血亲的身影,却让他的整片影子里倒映着的是全然透彻的清水……
    Tony曾在麻省做过一篇“影子论”的演讲——
“如果把用肉眼反射出的一个人比表面最好不过,而一个人的野心欲望和虚荣心还有甚至思春的隔壁的36D的大胸美女比作灯光。当这束灯光打烂在这个人的身上。投射出的影子是最为腐烂的,或者说最臭的——就像是New  York的垃圾池臭水沟一样,大家可以去闻闻。”
    演讲完大家都像听了哪儿个封面女郎在街上走光一样当个热闹笑着哄过了。
    而在圣诞节,当同龄的男孩都梦想着有属于自己的Lamborghuni  (兰博基尼)Huracan的时候,Peter却在他14岁的圣诞节喂给邮筒没贴邮票的寄给圣诞老人的信。Tony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贴那仅仅2美元的邮票。每年如此,信上的内容也每年如此,依然是追随着两位血亲的身影,每年如此。
    那位曾轰动过整个New  York的却没有人知道真面目的Spiderman,身上才会带着人心不曾腐烂过的痕迹。
使瞪大眼睛的Tony才想冲过去抱住他……
Tony从记事起就活在了父亲的影子里。整天与他擦肩而过的父亲如同死了一样,不曾有过太多言语。最后也是在那些破旧的磁带里找到了父亲最后关爱自己的影子和那座模型上给自己上了作为父亲应给儿子的教诲。

两人如此相同,又如此不同。

“哎,Virginia小姐不是您的…未婚妻?”
“是的,”在Tony把来龙去脉装进那颗呆瓜小脑袋之后,看着满脸不可思议和疑惑的脸中藏不住的开心,把自己都弄疑惑了:这小家伙高兴什么呢?自己老光棍他很高兴?!

    谁也不知道那晚上发生了什么。Tony不喜欢Peter瞒着他,任何事。但即使在Tony狂轰滥炸下,Peter还是半个字都没吐出来。
    可能Peter只是带着哪儿个美丽的姑娘在布鲁克林大桥上约会,不想让人知道而已。这不是这个年龄的Silly  Kid都有的吗?而自己像是古板的老父亲一样跟查户口的询问,这让Tony觉得傻炸了。
    溺爱和过度关心成为Friday给这傻瓜“父亲”贴上的新头衔。即使Tony自己都觉得对Peter真的关心得过度了。
    “也许这个孩子只是在和哪儿个姑娘热吻呢?”Friday给出建议。
    “他才16岁。”
    “Sir,全美国89.89%的15岁青少年都拥有过失去初吻的历史。”
    ……

    就连后来在German在3:00刚起床就被Tony哄起来的美军上校James  Rhodes都觉得要不Tony是发春了,要不就是吃错药了。当天唯一的核能只是Stark  公司在布鲁克林大桥头的新建的核能发电厂开幕式罢了,剪彩的那个主人居然不知道。烟花的爆炸声是多大?
    “Tony,你脑袋没事吧?”
    这是James留给好兄弟的最后一段话。
   

    于是除了Peter那天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是调查了整个New  York摄像头的Tony。

晚宴过后,Peter回到房间。和May道过晚安后便把汗淋淋的疲惫的身子扔在床上。天花板的节能灯光带着光昏闪着他的眸瞳,穿刺着那个夜晚那束烟花下,那个人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觉得有些劳累,不是肉体上的。精神的劳累胜过他被压在水泥板下的那个夜晚,无数的脑电波像放射性的光线一样穿透他的身体,穿过他一览无余的心。
    Peter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做戏那么成功。已经那么多年,为什么那两道影子又缓缓的勒住他的喉咙;为什么那么多年,应是早已熄灭的潮湿无比的烟火,为什么又会死灰复燃……
Peter感觉自己的身体比尸体还要冰冷无比,泪水像是刚融化的南极冰,透凉的滑下脸颊。

“知道杀死你父母的是谁吗?孩子?”

   
   
        当钢铁士兵缓缓抬起机械手臂,识别系统扫描着男孩戴着的Ironman的面具。男孩似乎,没有一丝害怕。眼前的钢铁像烟花一般瞬间炸开,钢铁侠扫描到了男孩面具后惊异的面孔。
    “干得好,Kid.”
    随后便瞬间消失在大西洋彼岸夜空下的New  York市和四处像饼干块一样被炸毁的斯塔克展览馆上的建筑。
    这是Peter第一次听到的Mr.Stark对自己的夸奖。
    自由女神像伫立的地方是世界上灯火最为通明的城市,驻扎在城市里的有世界各地的人。NewYork的人们习惯了楼上法国人做着鹅肝的香气,楼下的超市是新西兰人卖牛奶的生活;大街小巷上花花绿绿的人们穿梭在灯下月下;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国人,不同的人们。
    而Peter要保护的就是这些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
    但Stark要保护的却是这个繁华世界的所有人。

正能量的小信

  嘿!未来的你!
  也许你真的很气馁,才会开始幻想写信。
  也许你真的很迷茫,所以开始自暴自弃。
  也许你真的很害怕,使你停下应跨出的步伐。
 

  淡淡的日子里,总少不了与你作对的往事。
  开心与不开心?都是你的选择。
  难过与不难过?都让你伤害自己。
  相信与不相信?梦,就在那里。
 
  嘿!未来的你!

别气馁!别迷茫!别害怕!
我,就是你!
在孤独的日子里,
小小的幸福足以让你激动不已。
但,千万别骄傲忘记。
你,依然需要努力。

嘿,未来的你。
希望你越长越高!
也希望你更加幸福!
更希望你,相信自己。

嘿,未来的你!
你还好吗?还记得吗?
未曾忘记,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铁虫】well(中)

  超短的w感觉他们超喜欢吃我的文wq!

    (´・ᆺ・`)更了噗可能这章有点短了噗w咱周末才有时间更噗w大概还有两章才能完结喔w是一个小短片w希望喜欢哟ww
   咱也不能保证是happy ending了怎么办噗!

  第一章在这里w
http://timeblwebs.lofter.com/post/1dddad97_1128d2e4

  当夜晚刚降临New  York的时候,照亮着。灯火已经匆匆的在赶在黑暗完全笼罩前绽放了起来。灯火中的街道人来人往,熙熙攘攘。Spiderman穿梭在处处闪耀着的大字屏幕里。在着熙攘的人流和街道中。每个人都静静的又热闹闹的讨论着The  Wall  street  Journal头条。没人注意在天上游荡的Peter,显得有些孤独和冷落。
    当Peter穿过Rockefeller  Center(洛克菲勒中心)在对着亮灯的布鲁克林大桥吃着皇后区最好的三明治时,才发现手机有短信发来。从难得没有再弄丢的背包中翻出手机,啃着从三明治中不小心漏出的几片腌黄瓜。
    Oh,是Aunt  May。
    “Peter,早点回来吃饭。”
    短短的一段文字让Peter有点瑟瑟发抖:好吧。Peter抓了一把额头的碎发,眸子被应上淡淡的蓝色,对着最后一丝留在地平线恋恋不舍的如水般温柔的鎏金。自己好像一直太急于向Mr.Stark展示自己的能力,已经很久没May吃个好好的晚饭了。把剩下还有百分之二的三明治扔到脚下垃圾桶里,好让自己的胃更空一点。希望May不是亲自下厨。
    仿佛什么牵引着这个念头,思绪又回想到了Tony。Peter向后轻轻倾斜,好把自己的脸对着神秘得说不出的钴蓝,像是某位先生的心绪一样;看着,却猜不透。他又如同上午那般揉捏着自己稍稍褪旧的手机,他再次确认那条“祝福的短信”有没有顺利发出。脑子里又转着烦人的思绪;该不会伴郎都不让他当,让他当个带着翅膀的小花童吧?Peter自嘲的笑笑,他也弄不懂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就像Tony不明白为什么在意解释那样。
    天上的高积云跟随着太阳。
    Peter直直的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因为坐下已经看不到那轮圆夕,任着最后金色的流水轻轻掠过自己。像是幼时那忍着柔水告别他的泣不成声的父母一样,告别着他的思绪;直到流水淹过头顶……

    Aunt  May发完短信合上手机。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淡淡的朝着坐在隔壁的大款笑了笑。
    “Peter应该快到了。”
per  Se高级法式餐厅让她有点浑身不自在。即使她穿着自己最贵重的已经不是很合身的CHANEL的黑色长裙和存了老久私房钱买的Hermes包包,在高级的餐厅里已经合格了。但附近贵妇名媛熏人的香水和穿着昂贵的漂亮短裙的年轻小姐,要不就是电视上出现的美丽主持;要不就是内衣封面杂志的维密天使。
    “您今天很漂亮,May女士。”Tony摇晃着酒杯中1996年的La  Romanee-Conti。进出酒店的名人小姐手挽着手的对这座指指点点。朝这座的主人讪笑,主人也向他们微笑点头。
    “Oh,那么贵重的酒店,真的好吗?我是说,Peter看到您是会高兴死的吧!”May想应该叫Peter穿那件返校日的西服过来或者之前Ben的那套老名牌的西服,他一定会高兴死的!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May吓了一跳,“Oh,天呐,我没告诉Peter来着!那孩子会直奔回家的吧!”看着意大利美人想翻出手机。
    “不不不,我来吧。”Tony娴熟的翻动着电话联系录中备注着“Silly  Kid”的电话号码,嘴角又不自觉向上扬,他觉得这个号码这个称号,不,是这个人有着能让他心情大好的魔力。这些都收入了May的眼帘中。
   
“嘟——”

    电话的传出的是另一头的未接通的电磁信号。
    “他没接,”Tony有点沮丧,好看的弧线眉毛被眉头皱得往下挤,衬着好看的眼中藏不住的困惑。
    “嘟——”第二次未接通的电磁波持续了将近十秒,Tony觉得有半个世纪那么长,电磁的声音绕得他脑子有点不耐烦。但Tony高兴的是在几秒后还是通了电话。
    “Hey,Peter你在哪儿?”
    还没等Tony话说完,进入耳膜的是另一头穿来的呼呼的风声和少年急促的喘气声以及插话的声音,“Hey!Mr.Stark!有有有什么事…嘶…情嘛!我正在赶着…嘶…点东西呢哈…嘶…哈哈哈哈……”
    “Peter?你在哪儿?”信号那么差吗?还没等Tony的下一句,另一头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就把Tony从舒适的羊毛椅上弹了起来,“Peter!”
    但最后听到的是电磁波宣告通话结束的声音。
    May看到Tony从椅子上大叫的站起来,无疑是吓了一大跳。Tony看着满脸担忧的Aunt  May,想起那孩子为了不让这位女士害怕,把自己的手和他的房门连在一起时那发凶中坚定的眼神。
    “不不不,没什么,可能是信号太差了。有点听不清他的声音。”Tony歉意的低低头抱歉的说着,身子却忍不住向外倾斜,“抱歉May女士,我先失陪一下。”随后便在安静的高级餐厅中以一段喧闹的小吵画上了句号。
    看着Tony的身影,自己孤零零的坐在羊毛皮的上方,在十几米高画满壁画的金碧辉煌的下方,在一桌的美酒佳肴前面。
    “All  right…真是和Peter一个样的,Mr.Stark。”便向杯子里倾诉一盘满月。

    Tony离开偌大的餐厅后还是不停的打向那个他自己都觉得不再会打通的另一头,他第一次觉得Peter居然离自己那么远。
    “Friday!搜索Peter的坐标!”
   
“搜索失败。”
    定位的GPS系统又被拆,但这次Peter能发誓不是他干的。
    “Shit!”
Tony烦躁的爆了句粗口,青筋已经在脑门上肿胀起来。脱掉过于拘束繁华的西装外套,粗暴的向跑车的后座甩,打得空气也发出了飒飒的声音;他松了松领带,好让自己能够呼吸通畅:妈的又是这样,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嘟——”
“呲。”这次打通了,但另一头却不是Peter。
“James!马上帮我查找New  York直径300公里的地方哪儿有烈性的核能体爆炸!快!”
    随后便挂了电话,向着GPS最后显示的Peter的所在地Rockefeller  Center飞奔过去……
布鲁克林大桥上车量来来往往,人们对夜晚中从海上直通向黑夜的核光指指点点,仿佛议论着圣诞节的礼物和火鸡。终于,核光消散在夜光里,人们也渐渐散去。显眼的红色身影在桥的顶端,显得有些孤独和冷落……最后也渐渐散去。

I  wish  you  would  like  it            陌生的号码上显示在Tony的手机屏幕上。显得像熟悉的老朋友的问候一般。
 

还记得第一季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打脸最快,没有之一hhhhh

【铁虫】Friends 00(原著向x小中篇)

   _(:з」∠)_第一次发表文文emm喜欢喜欢wwBe还是He不定哟ww总之em是听了friends来了点感觉w感觉TONY和PAKER应该是这种感觉emmww
还是偏虐的ww有虚构和超凡和蜘蛛侠123季的点点成分ww周更系列w

苦涩的咖啡味充斥着整个偌大的办公室,Tony翻遍了整个美洲的人口资料和spiderman的视频资料。最后意外的把视线定格在一个年轻的孩子的身上——稍挺的鼻梁上有这年龄有的不起眼的青春痘,稚嫩的脸颊旁有着淡淡的粉刺,显眼的双眼皮趁着格外明亮的眸子,抹上微微的一笑——Peder  Parker。
    在Tony愣了几秒开始做思想斗争时,Friday已经开始提醒自己Steve(美队)进入莱比锡境内了,无奈把最后几口透苦的咖啡咽下,就动身飞往纽约市。
    纽约现在是下午3时,开始渐入浅色的阳光在深秋也显得格外温暖,像是下过雨;大战后的纽约有着飞快的治愈能力,现已祥和得有些不适。Tony是那么觉得。
    黑礁色的Audi  A6L开在皇后区的街头,Tony一边又一遍的和Friday核对着这个孩子的信息。“Friday,是不是哪儿出问题了?”
    “Sir,这种可能性为97.365%,Peder  Parker的资料信息与相关数据显示,成为Spiderman的概率是最高的,约为87.2%。”
    “但愿没出任何意外,我们真的没时间了…”
      转过最后一个绿灯,Tony心中最后的核对着数据;Peder  Parker  年龄14岁  麻省理工学院生  曾中途旷课不知悔改……“啊,怎么看都是一个对Steve的教育视频不感兴趣的孩子。”
    豪车停在公寓的楼下,出来的stark  Tony更是无时不吸引着路人的目光。廉价的小公寓里3时并无太多人,更多的是繁忙着工作的上班狂。
开门的是一位女士,很标准的意大利美女。
    “您好,请问是Peder先生的家嘛?”Tony觉得自己像介绍房子投资的白领一般,或许自己刚好也想这样,纽约这和谐静谧的气氛真他妈让自己脑子放空。
    “啊,您好…”May仔细的打量着这位身价不菲的先生,最后才想起电视屏幕映着的英雄人像。才反应着用手捂住嘴,“Mr.stark?…我的天……”
    “是的。”
    寒暄几句之后最后以“九月基金”的投资给搪塞过去。在盛情的意大利人的邀请下,进屋坐下吃着核桃蜜枣面包喝着精致的抹茶色茶杯中的中国红袍……

在Tony赶着时间的情况下,与意大利的美人共进下午茶还是不错的,只是面包有股怪怪的味道?
    在钥匙声钻入门孔的时候终于落下了尾声。

    Peder听着刚发行的新曲子,看到了公寓门前的Audi豪车,感叹着大概是哪儿个公寓大款的亲戚来访吧。刚嚼完皇后区最好的面包让他至少算饱,但倒霉的是他闻到May做的蜜桃包。
    “Hey,May.”
    “Hey,今天学校生活怎么样?”
    “还好吧,楼下停了辆豪车……”
    在刚想逃离下午茶现场时,却看到了楼下大款Audi车车主。
    神奇的是,还吃着May的面包?难道是我瞎了?
    正当Parker发愣的时候,听到了Ironman的求救信号。
    “我能和他单聊会吗?”
在征得意大利美人的同意之后,这个年轻的孩子才将自己带离苦场。几夜的浓苦咖啡让Tony在吐掉苦涩味道的面包之后,倍感舒适。才开始打量着这个年轻男孩和他充满机关的房间。
    男孩稚嫩的脸上充满着疑惑,用着十分警惕的目光盯着他。
    Tony迎着这份目光;好家伙,今天不算白来了。


“所以,你就是小蜘蛛,对吗?”


    好的,今天自己的一切过得都很棒;赶上了早上差点错过的地铁,捡到了一台质量很棒的DVD,代数考试什么的也顺利搞定…当然这是在遇到Stark  Tony之前。
    在他回到家看到豪车和Ironman的时候,他的蜘蛛感应就在不爽的跳动了。
    “Mr.Stark,你让我很意外。”你搞乱了我的计划和我顺利的学期末的升学旅行。Peter是想那么说的。
    “喔,是的。”Tony坐在靠着墙的椅子上仰着后脑勺,让自己的眼袋舒服些,“调查一只在纽约当英雄的热心初中生在我眼里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小蜘蛛。”
    Peter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发麻,“先生,是  蜘蛛侠  。”
    “好吧睡衣宝宝,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Tony看着这个青涩的年轻人——那自己当麻烦的蜘蛛侠。“我是说,是什么让你早上坚持起来呢?”
    Peter还是很耐心的,至少表面在Tony看来是这样。内心大概已经风起云涌了,他有个计划,要不把Mr.Stark给灭口了,明天的纽约头条会刊登着Stark  Tony在纽约高中生的家里爆炸吗?不,是世界头条。这样惊叹的不是整个世界的人,大概May会吓坏的。好吧,首先能不能干掉先另当别论。
    鉴于上面,Peter很理性的选择了B计划。
    “我是半年前才获得这种能力的……”像似做错事的孩子般,低头玩弄着手掌。被Tony应收眼里,“我身体可能发生了些变化。”
    Tony还是对Peter的诚实给予了认真的态度和眼光。
    “如果我能拯救有些人,well…我是说帮助一些人。”
    “保护弱小的人?”
    “是,是的。保护弱小的人。”

   
    靠近市区的法拉盛公园旁的郊区民宅里,水晶玻璃杯碰撞实木地面声音回荡在整个宅子里。打破了整个宁静的长空。接着不断的是破门而出的匆忙声。他扔下用了老久的帆布书包,上面沾着和破旧帆布鞋上相似的泥斑痕迹。匆匆的跑在夜晚的皇后区的街头,他觉得自己像级了落荒而逃的老鼠,盈眶的热泪冷冷的落在雨后不起眼的大理石路上……
    “Peter!”
    听到本叔叔的喊叫,他还是头都没回的奔往灯火通明的市区,现在他想让自己能好好呼吸一会,而市区灯红酒绿的充满醉意的氧气正吸引着他的肺部,让他想飞蛾扑火一样跑过去。
   
    ……

    把手伸进超市的冰柜时才缓缓冷静了少许。本来伸向Mille啤酒的手愣了愣,“本叔叔不让喝啤酒…”才14岁的Peter还是很听话的把方向转向牛奶。

    ……
    “难道你的妈咪没给你买牛奶长高的钱吗?”

    ……
恼火的Peter看着小偷趁嘲笑自己的傻帽不注意,偷偷把收银台里的钱全攥在自己的裤包里,觉得很是好笑。然而像是有人用自己喜欢的棒球棒打了自己脑袋一般,脑袋里涌出了本叔叔的那份善良。

愣下神的Peter看着小偷向把过程看完的自己扔了刚刚那瓶溶了温度的牛奶,朱砂色嘴唇的白色牙齿朝自己笑了笑:Thanks  .
“孩子,帮我阻止他!”

Peter看着店员惊慌失色的傻样子好笑极了,看着他扭动着脂肪在夜色纽约里到处求救,当然也是向他求救。

“那不管我的事。”
Peter心情大好,用上心头的舒爽被直直的定义是:快感——犯罪后的快感。他继续看着肥胖的店员求救,但却没人帮助的可笑样子,像在马戏团表演的胖joker一样。
“Help!”

……

“Help!…Help!help  me!  Please!”

“Help!”男孩跪在地上,雾蒙蒙的小雨撒在两个人的身上,“谁来救救他!”
“天啊本叔叔你流了好多血。”男孩小心翼翼的颤抖着双手捂着温热的流涌,一边无力的嘶哑着嗓子喊叫着。刚入肚的奶腥味一下子像掐住他的喉咙一般。
鲜红的热液随着雨水的冲刷,温度慢慢降了下来……

……

Peder捂着双眼回忆着这份痛苦,最后坚定的把头抬起来,注视着那双自己可能一辈子都猜不透的眼睛。

“如果你有这样的能力,”
“而你不行动。”
“如果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Peder,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就是你的责任。”
   

_(:з」∠)_TBC

相信我firends是一篇长篇x至少有20个章节w之前fin打错啦噗
 
   
   

  

超爱拍照的小蜘蛛哈哈哈哈
Tony:silly kid